你的位置: 首页>> 目的地资讯>>

英国人眼里的皇家Style 正统保守的缩影

    政客VS王室

    在英国,尤其是在伦敦,政府每一天都在发布新的举措或计划,皆是打乱普通民众的生活,可想,民众对于英国政客的态度并不是那么友好。伦敦市长鲍里斯上过英国版《GQ》(男人装)杂志的封面,现任首相卡梅伦更有被评论为历史上最会穿衣的英国首相,但这只能说明政客们的公关策略,事实上,人们对于这些政府要员的穿着评价是毫不留情。

    一个典型例子就是曾经有英媒将他们的穿衣风格、整体造型与著名的卡通形象进行对比恶搞,甚至连时事评论员都不放过。而市长鲍里斯在不少媒体上曝光的形象是发型凌乱,衣着不整,类似“难道政府就不打算出钱给他修理一下发型么?”这样的调侃在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

    相较于政客在民众心中糟糕的形象,英国王室则是赢天下民心。大部分老派的英国人都有一种王室情结,最典型的便是在全年大大小小的王室公开活动上,英国多遇恶劣天气,但站在马路两侧最前排的永远都是上年纪的“粉丝”,随便一打量,个个都是专业配备,穿着冲锋衣,带着食物和水,手举米字国旗,再一问,很多老人都是提前了好几个小时来占位。

    等到皇家队伍终于出现了,他们还会在旁边给你提供堪比专业电视主持人的解说,到底女王一家会排在何时出现。就算是远距离,也能迅速定位到各个王室成员,边赞美女王的洋装,边露出自豪的姿态。王室家族于英国人而言更像是一个精神层面的偶像,让他们在另一处找到了仅存的昔日帝国存在感。说英国人穿着讲究,就连度假旅游都一丝不苟,而他们的王室家族时刻得体盛装的“皇家Style”其实就是英国人正统保守的缩影。

    王室衣橱考据狂

    凯特王妃。王室辣妈时尚穿衣经。

    让英国骄傲的王室时尚要追溯到维多利亚女王,对于英国人来说,“她简直就是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准确说她是英国人眼中王室时尚的开山鼻祖。

    白色婚纱起源于维多利亚女王,而她的名字更是成为一种风格代名词。现代王室时尚的第一个高潮是属于温莎公爵与辛普森夫人的,品位绝佳的公爵本人将“温莎结”留在了男装史中。相反,英国人却不待见辛普森夫人,尽管她穿着皆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最时髦的单品,但她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显然不符合英国人的审美。

    戴安娜王妃则让英国人对于皇家Style出现了一边倒的现象:一致肯定,空前绝后。在很多人眼里,上世纪80年代,最时髦的就是戴安娜复兴SloaneRanger风格,源于伦敦切尔西区的一种上层风格,以呢子、格纹、丝绒等英式田园元素为主,与王室保守的步调一致。由于戴安娜的平民女孩身份,这种上流社会穿衣之道走向了主流人群,与历届王室成员走高级定制的路线不同,她则将英国本土设计师的作品穿在身上。之所以变作时装偶像,也是因为她将本土时尚上升到了一种国家时尚的地位。

    其实当凯特嫁入王室后,英国绝大多数年轻女孩们早已无灰姑娘姐姐的嫉妒之心,这都要归功于她的婆婆戴安娜在前期所树立的平民王妃形象,是因为亲民,也因做王妃不可避免的忧伤。

    在戴安娜后、凯特前的一个空当期,女王登上时髦偶像的宝座。在英国人眼里,女王是时刻不会穿错衣的人,也是绝对不能穿错衣的人。既然选择了女王作为终身职业,就要终身美丽。

    前期作为礼仪上的君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着装以正统为主,御用高级定制设计师诺曼·哈特奈尔等为女王年轻时期打造过无数礼服,而后期是造型师安吉拉·凯利给这位世界上最著名的女人穿衣。在公众眼里,女王的穿衣经是做自己,是舒服的时尚。当下,王室变成了“没落贵族”,反而让女王找到了喘气的机会,开始在衣橱中融入更多自己的性格,于是便有了彩虹衣橱。

    英国媒体从未停止对王室成员的穿着评论,在态度更加开放的今时,其实看到的是更多有趣的周边解读,例如对基本不可能继承王位的哈利王子爆出不雅照后给出的评论是尽情享受派对,或是评选参与王室活动中裙子最短的女嘉宾,诸如此类。当然,民众与媒体对于王室也不是只限于一味的赞词,在威廉王子与凯特王妃的婚礼上,被我们评为最差穿着的碧翠丝(Beatrice)公主也难逃英国人自己的吐槽,甚至可以在社交媒体上找到名为“Beatrice公主那顶荒谬的帽子”小组,竟也拥有13万组员。